20岁那年,我被挤下了高考的独木桥,所有的梦想和荣耀在一夜间灰飞烟灭。我选择了逃离,独自来到县城的一家工厂打工。我要活出个样儿来,让我的父母在村里老少爷儿们面前重新抬起头来。 然而命运似乎打定主意要让我历经磨难,上班不到半年,一次意外的机械事故再次摧毁了我的憧憬与梦想——失去了左手的中指和食指。在出事的当天,……